2016自贸区论坛主题 :制度创新 联动共赢

专访林桂军:“自贸区比拼注册企业数意义不大”

在日前的“2016自贸区论坛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林桂军从“资本账户开放的新视角”介绍了自贸区的发展路径,角度新颖。他认为中国资本账户开放的速度太慢。<br/>

时间:2016年5月20日 来源:亚太日报 点击: 22566次

【亚太日报 周玲娜】在日前的“2016自贸区论坛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林桂军从“资本账户开放的新视角”介绍了自贸区的发展路径,角度新颖。他认为中国资本账户开放的速度太慢。

4月28日,林桂军在“2016自贸区论坛”上发表“资本账户开放新视角”的主题演讲。摄/亚太日报记者陈维

随后,林桂军接受了亚太日报记者专访,从行政体制改革到金融体制改革,从经验到瓶颈,从现状到未来,他向记者徐徐展开了一幅自贸区的全景图。

“负面清单”铺路BIT谈判
宜个性化定制

记者:四大自贸区如何发挥各自优势、协调发展?

林桂军:四大自贸区很难完全实现协调一致。中央要进一步放权、不要绑着,让它们充分竞争,在竞争中实现优胜劣汰。

记者:如何看待自贸区试行的负面清单制度?

林桂军:党中央国务院设立自贸区的初衷之一,就是为了给中美、中欧BIT(即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提供试验田。
但现行的负面清单说白了是从国家发改委的外商产业指导目录过渡来的,和中美、中欧BIT谈判的制度框架没有达成一致。

记者:四大自贸区应共用同一张负面清单还是个性化定制负面清单?

林桂军:各个自贸区可以根据自身特点和实际情况个性化定制负面清单。此外,目前的负面清单还是太长,期待进一步缩短。

自贸区难挑“利率市场化”大梁
应在全国推进

记者:如何看待目前自贸区内资本项目开放的进程?

林桂军: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的资本项目是完全放开的。总体来看,资本项目开放是全国统一推进的过程,在自贸区内很难实现,区域内放开会造成套利、资金拥堵、金融市场波动。

根据对GDP的影响大小,资本账户应有选择性地渐次开放,如先放开行政审批手续繁杂的账户。

记者:如何看待自贸区的利率市场化改革?何时会完全放开存款利率上限?

林桂军:利率市场化不能靠自贸区“试点”,应是全国范围内的“市场”,在自贸区内先行是“行”不通的。

放开利率上限并不意味着利率市场化。存贷款利率放开只是利率市场化的前提,“市场化”利率的形成才是核心,但这都不是由自贸区的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能够完成的。如果发生利率的大幅波动,自贸区内金融机构的抗风险能力不会高。

谈现状:“最大问题是胆不大、怕犯错”

记者:如何评估自贸区这几年的发展?

林桂军:四大自贸区晒出的成绩单中,有经济增长数据,也有制度创新成果。更多在比拼注册企业数,意义不大。很多企业注册后,并开展业务。四大自贸区应比较谁吸引的外资更多更好,谁结出的制度创新硕果最多。

记者:自贸区最大的问题是?

林桂军:胆不大、怕犯错;战略定位太多、目标分散。

记者:如何看待不少区内注册企业不了解自贸区优惠政策的现象?

林桂军:一是企业没有主动学习,信息的制定者与使用者缺少中间环节。中国谈了很多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人还在谈,用规则的人并不关心。二是历史上,各个产业园区的优惠政策大同小异,对企业已经没有吸引力。

记者:如何看待目前自贸区内资企业的注册热情大于外企?

林桂军:一是全球经济恶化,二是国际市场对中国的投资信心下降。

1992年前,中国吸引的外资数很少。1992年初,邓小平视察南方发表重要讲话,极大推进了我国对外开放的进程。自1993年,中国连续七年成为吸引外商直接投资规模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总额逾千亿。自贸区缺的就是外企对中国的投资信心。

谈未来:“核心是生产型服务业”

记者:自贸区未来两三年的改革重点是?

林桂军:为中美双边投资谈判提供测试,为中央决策提供制度创新的参考样本。主要发展外向型经济,如国际贸易与金融。

以上海自贸区为例,应大力发展生产型服务业,如设计、金融、咨询业,以服务长三角乃至全国的制造业,促进产业升级,而现在的重点放在了消费型服务业。

记者:自贸区和哪些人关系最密切?

林桂军:跨国企业。自贸区的根本任务是,积极探索建立与国际高标准投资和贸易规则体系相适应的制度。

自贸区催生进口商品直销模式,市民期待进口商品更便宜,但实际并非如此。企业和市民的期望值太高,容易失望。

记者:各地在申报第三批自贸区时要考虑哪些因素?

林桂军:国家战略、政府政绩、地区产业规划等。要结合国家整体产业布局,发挥资源优势,彰显产业特色。

第一、第二批自贸区都位于沿海地区,未来在沿边和内陆地区,第三批或产生于能实现和境外产业园,如中韩产业园、中新产业园、中欧产业园合作对接的枢纽地区。

编辑: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