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瑟: 自贸区运营应企业先行

“我认为在初始阶段,自贸区由私企运营,逐步过渡到制度成熟的政府监管体系下。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企业主体的活跃表现使政府有危机感,不断完善制度。”

时间:05-12 来源:自贸区论坛官网 点击: 5566次

世界自由贸易协会主席格兰姆·马瑟

【亚太日报 周玲娜】 "我期待论坛指明中国自贸区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更大的期望是建立金融服务自由化的国际运行规则、促进金融创新、最大程度地规避金融风险(如宏观调控难度加大、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剧)。

从区域角度而言,论坛提供了就当下世界各自贸区发展探讨和交流的机会。此外,我希望议题围绕世界领域内的贸易政策,如TT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议)、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期待论坛得出新的贸易模式,以进一步完善世界金融体系和贸易规则。"

【人物】
现世界自由贸易协会主席格兰姆·马瑟 (Graham Mather), 1976年毕业于牛津大学法学院,历任英国政策联合研究所主席,经济事务研究所主席,1992年至今担任世界自由贸易区协会主席和欧洲政策论坛主席。

2011年,在“第十一届世界自由贸易园区大会”期间,上海正式向外界表明要建立自由贸易区。那次大会由世界自由贸易区协会(WFZC)和上海综合保税区管委会首次合作在中国举办。WFZC主席格兰姆·马瑟(Graham Mather)也是那次大会的主席。

自2001年起,WFZC每年发起主办一次世界自由贸易园区大会,邀请各国自由贸易区参加,分享各自在建设发展自贸区方面的经验。WFZC通过年会,不仅开展涉猎广泛的研讨领域和议题,还组织了涉及自贸区法律规定、认证程序和投资发展指南等基础培训和投资洽谈。

在中国第二批自贸区挂牌之际,马瑟对“2015自贸区论坛”格外关注。他应邀参会演讲,并期待论坛围绕“强化创新金融服务、建立国际金融服务贸易自由化规则、规避汇率波动、宏观调控难度加大等金融风险”的议题展开讨论。

论坛后,马瑟接受了《亚太日报》记者专访。

亚太日报:前海管理局局长张备谈及前海与香港的关系时,曾将其比作伦敦金丝雀码头和伦敦金融城的关系。您怎么看?

马瑟:我赞同,但前海和香港更是竞合关系。(在这种关系中)新片区常常获益于成熟片区的国际知名度和信誉。双方需要动态的磨合过程,直至实现产业优势互补。

在伦敦,金丝雀码头显然在金融服务业上更胜一筹,尽享空间广阔和成本低廉的优势。世界范围内的各大城市争相缔造“金融帝国”的同时,促进了自身经济的发展。近期多个选址于金融城的国际盛会便是佐证。另一方面,在“金丝雀码头效应”下,多项标志性建筑在伦敦拔地而起。

亚太日报:2012年4月,伦敦金融城开始人民币计价等活动项目,目前进展如何?

马瑟:非常好。这项举措有利于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人民币正渐渐成为外资企业的主流货币之一。而对中资企业来说,人民币计价同样有助于开展国际贸易业务。

据Allen & Overy(安理国际律师事务所)近日的调查,因伦敦高度的、几无限制的金融交易自由,捷豹路虎的大部分交易在伦敦完成,以人民币结算,将股本注入合资企业,将股息注入子公司。

这已成为普遍现象,欧盟公司大都青睐以人民币结算的货币体系。但人民币国际化的当务之急是完善支付清算体系。

亚太日报:您此前曾建议人民币应首先在亚洲推广,但伦敦已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先行区域,您如何看待?您是否赞同人民币国际化应建立在功能性基础之上?

马瑟:我认为人民币成极具影响力的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前景可期。自2014年9月以来,国开行、中国建行等相继发行人民币债券,2015年1月人民币被列入排名前5的全球支付货币。这说明人民币正在全球范围内急剧扩张。

可预见的是,中国将完全放开金融资本账户,并形成内外分离型金融市场。在这一过程中,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必始于亚洲。据Allen & Overy公司调查数据,人民币离岸结算业务居于前五的国家有:香港、新加坡、台湾、韩国和英国。目前来看,人民币全球化是必然趋势。

亚太日报:从世界范围来看,金融业是否应该成为税收优惠的对象?

马瑟:金融业通常都不纳入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如海湾地区的大部分自贸区。即使有个别纳入的企业,也旨在吸引金融企业入驻,同时提供企业员工更高的工资报酬,以平衡区内各行业发展。

亚太日报:目前跨境人民币贷款存在实际使用金额偏少,业务流程环节繁多,放款主体单一的问题,从世界范围看,这是否是主打金融创新服务的自贸区的必经阶段?全球哪个区域最值得借鉴?

马瑟:世界范围内的跨境贷都存在许多弊端,或受制于政府的严格监管,国家间法律体系、文化体系差异,支付体系、信息通畅度、海关、国检、信用评级体系不完善等。欧盟成员国国际信用评价机制较好,其跨境贷产业较为完善。

亚太日报:目前世界有约3000多个自贸区,您曾表示大部分在制度试验、经济复制方面未能有所突破,您认为中国的自贸区在进行金融创新时需避免哪些问题?

马瑟:实际上,中国自贸区在金融服务业上取得了令人惊叹的突破,将自贸区作为经济自由化、金融制度自由化的试验田,在全国范围内普遍推广是值得借鉴的,但需认清潜在风险。总而言之,我倾向于“试验田”模式。

从世界范围来看,大部分经济特区的创新集中于出口、货物处理、集装箱、船运等产业。自贸区的单一产业体系使之易于监管,但可发挥空间有限。规避风险的方式之一就是限制自贸区的“野心膨胀”。但相比之下,我认为自贸区应以更大的开放程度进行探索。

亚太日报:您曾表示,自贸区需尝试由私人运营,并设立私人部门的准入门槛。目前公布的蛇口自贸区是中国唯一一家企业运营的自贸区,能否谈谈它的利弊?

马瑟:我无法断言自贸区应该由政府还是企业来运营。世界范围内,两种模式都能获得成功。更普遍的是两者结合,政府对经济特区持所有权,企业持运营权。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企业主体的活跃表现使政府有危机感,不断完善制度。我更看好在初始阶段,自贸区由私企运营,逐步过渡到制度成熟的政府监管体系下。

亚太日报:2015年自贸区领域您最关注的问题是?

(1)自贸区扩围的协同管理,如何拿捏标准化与差异化?
(2)资本项下放开在实际操作上的进度
(3)金融改革如何惠及实业创新
(4)地方政府改革如何跟上自贸区的创新节奏
(5)自贸区内外如何有效对接?
(6)负面清单的内容和统一化

(2)、(3)项是我最关注的领域,世界各大自贸区都围绕其开展经济活动。此外,金融服务业和资本账户开放会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其次我最关注第四项,(2015年2月)国务院设立自贸区工作部级联席会议制度,说明自贸区决定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地方政府,及中央政府需掌握自贸区管理技术,规避管理风险,做好行政规划并合理评估风险,而政府的(简政放权等)制度创新极其重要。

如果地方政府改革可跟上自贸区的创新节奏,那自贸区扩围的标准化及差异化的协同管理也迎刃而解。

至于区域内和区域外经济活动的协同,由经济主体的具体关系而定,这一协同过程正是自贸区“试验田”的主要意义。

而负面清单目录是动态变化的,自贸区的成熟将促进负面清单的内容逐条减少,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我或许不太会关注负面清单的发展。

编辑:刘翠芳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5年自贸区论坛组委会 技术支持:Symbol Media

粤ICP备150826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