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由放松资本管制迈向全球配套金融服务

马瑟认为,中国已经在较大程度上放松了资本管制。马蔚华进一步指出,目前弱化的资本管制仅体现在“特殊流动管道”,不具备真实的金融职能。

时间:05-12 来源:自贸区论坛官网 点击: 5297次

世界自由贸易协会主席格兰姆·马瑟

【亚太日报 周玲娜】在5月8日的“2015自贸区论坛”上,世界自由贸易协会主席格兰姆·马瑟和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常务理事马蔚华均表示,中国自贸区改革的主要任务是金融创新,而作为重中之重的“人民币国际化”,取得了卓有成效的改革。马瑟认为,中国已经在较大程度上放松了资本管制。马蔚华进一步指出,目前弱化的资本管制仅体现在“特殊流动管道”,不具备真实的金融职能。

他认为,下一步“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是扩大人民币全球资产创设,并提高配套金融服务能力。

马瑟:中国以低风险放开了资本管制

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主要矛盾之一是资本项目开放与规避风险的审慎监管。自2015年1月,按付款价值计算,人民币已成为全球五大支付货币。

但马瑟认为可贵的是中国政府对这一进程的审慎实施和评估,中国在调整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避免银行业过度杠杆化,并维护足够的资本缓冲上表现较好。

他介绍了两组数据,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教授约翰•沃雷的研究显示,上海自贸试验区成立前,资本的流入和流出量大约是每季度3000亿至4000亿美元。而从2013年第四季度开始,资本流出量增至6200亿美元。此外,就资本流入量来说,从4020亿美元增至6360亿美元,三个季度的增幅超过50%。

另一方面,自贸区促使人民币在案和离岸汇率差价急剧缩小,从300个基点到100个基点。

“人民币正在全球范围内急剧扩张。”马瑟一言以蔽之。

人民币走出国门服务了华人和普通市民

而这种扩张在马蔚华看来,缘于搭建的“特殊流动管道”。这种“管道滴灌”式发展导致多数人民币收付发生在中国内地与境外中资关联主体,非居民持有者仅仅为了通过人民币升值获利或套利。

国际资本市场协会亚太区首席代表墨博文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举例,以人民币债券为例,大部分海外发行的债券仍隔绝在香港内。对英国政府来说,它的持有非常有限,人民币虽然也在慢慢进入零售环节,比如在巴黎的公车站可看到工商银行的广告,法国人也会在把法郎换成人民币,这说明主要是服务法国的华人,而不是法国市民。

“一旦回流渠道收紧,人民币国际化将面临巨大风险。”马蔚华称。

建立资本市场联盟“池子培育”人民币

对人民币国际化初级阶段的潜在风险,马蔚华和马瑟分别提出了对策。

马蔚华将人民币流向单一,获益途径有限喻为“管道漫灌”,而下一步的重心是“池子培育”。

“要留住鱼,养分是关键,管道只是把外生的养分引进来,真正要做大、做久、做好,需要培育有机的生态、依靠自身的养分。”

这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提是全球资产创设及配套金融服务。

换言之,人民币在海外必须有多种收益途径,并具备多种形式的计价资产,非居民或当地政府、企业才愿意使用人民币。

而这一点,与马瑟的观点不谋而合。为使得人民币资金形式多元化,他建议中国自贸区可学习欧洲建立资本市场联盟,充分利用保险、基金、私人股本等资本形式,帮助中小企业融资。他认为这有助于拓宽融资渠道,转变对银行的过度依赖。

他指出,通过提高存款利用率,长期资本的使用将更具效率。由此,人民币才可在“丰富多样的资金池”中徜徉。

编辑:刘翠芳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5年自贸区论坛组委会 技术支持:Symbol Media

粤ICP备150826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