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36年前的特区 理解自贸区的未来

第二批自贸区的集体挂牌,让媒体又进入一轮自贸区解读的狂热氛围中。但角度繁多的解读还是没法让多数人明白几个基本问题:自贸区到底要搞什么?为了解决什么问题?跟我有什么关系?机会在哪里?…

时间:04-23 来源:自贸区论坛官网 点击: 5806次

【亚太日报 杨涛】“自贸试验区和改革开放初期设立的经济特区有哪些不同?”这是4月20日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记者的疑问。

商务部部长助理王受文回答时提供了两个角度:经济特区靠优惠政策,自贸区不是“政策洼地”;经济特区仍采取逐案审批制,自贸区则事前开放,强调事中事后监管。

第二批自贸区的集体挂牌,让媒体又进入一轮自贸区解读的狂热氛围中。但角度繁多的解读还是没法让多数人明白几个基本问题:自贸区到底要搞什么?为了解决什么问题?跟我有什么关系?机会在哪里?……

自贸区在一些专业领域内做了很多工作,但对大众的信息交互界面并不友好。

局限在金融、贸易等专业领域内,即使在这些领域内部,也还有相当部分人一头雾水。除了因为专业词汇造成的理解障碍之外,更多需要时间给出答案。

站在现在看现在,如果看得眼花,不如站到过去看未来,或许有助于感知现实的位置。

镜头回放:什么都缺的“特区时代”

1979年4月,邓小平首次提出要开办“出口特区”;7月,中央下发文件,同意在深、珠、汕、厦四地试办出口特区。

1980年8月,深圳特区通过国家立法正式诞生。交通部直属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先行一步,成为对外开放的第一个“试管”。

在那之前的一年,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带团,去西欧五国考察。回国后,谷牧写了一个很长的报告,结论是:“我们现在达到的经济技术水平,同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比较,差距还很大,大体上落后二十年,从按人口平均的生产水平讲,差距就更大。我们一定要迎头赶上,改变这种落后状况。”

用直白的话说,就是外面比我们富,商品多且好、效率比咱高,技术明显牛,生活比咱好。

考察和讨论的成果促成了中央推行对外开放的决心。当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加速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的战略决策。

当时的中国,表面上缺钱,实际上缺的是可参与世界贸易的工商业体系,包括技术、管理、人才、产品。当我们今天很多人以“印钱”为解决问题的方案时,回到当初就能明白根本性的问题不是印钱就能解决,外来的资本是钱,但这些钱针对的是一个个携带生产力的项目。资本裹挟的是先进的技术(至少比国内先进)、管理理念、组织模式和商业规则。

陈云的说法:无农不稳,无工不兴,无商不活。当时的后两条存在严重的缺陷。制造和流通体系僵滞。因此开办经济特区针对的需求也在这里。

在外来投资尤其是前期的港资带动下,中国的各类资源逐步被盘活并有序运转起来。在改革开放初期和中期,基本上就是对香港资本开放工业投资和基建投资的过程。

这种内外部环境造就了“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模式。即外资注入生产力,销售着眼于出口。

过剩居多的“自贸区时代”

在今天回望,简洁明了地总结特区的路径:突破→复制→推广→普及化。

画圈式的特区试验,确立了后三十年的“中国模式”。如今的中国,已经全盘“特区化”。

但与当年特区开办之初不同的地方在于,当前的中国不缺钱,不缺货,产品已极大丰富,工业投资和基建投资都已趋于饱和甚至过剩。每年的水泥消费量达到全球的60%。在高速发展之后社会生产率提升空间已不大。资本也已过剩,尽管结构性紧缺。

对国际来说,当年的中国既是新的加工制造业低成本基地,又是一个可孕育成长的市场。但今天的中国在产业层面与国际的竞争与摩擦增多,竞争远甚于经济特区的年代。

以经济特区为先行标签的改革开放,在开放层面实质上针对的是工业和普通商业。当前开放的实质则是资本项。自贸区所开的口子,比当年的特区要大很多。尤其在资本自由流动上,风险防控不是一句空话,对一个一直以来习惯于事前审批的政府体制来说,的确将面临诸多不可测因素。

四个不同

今天的中国与36年前不同,自贸区与经济特区有何不同?2014年底,《中国经济周刊》对各路专家走访之后总结出经济特区与自贸区的四个不同,包括选择标准、使命、目标和着力点。在此借用之:

1、【选择标准不同】经济特区:对接港澳台,引进外资和技术; 自贸区:南北呼应,重在自我转型和升级

2、【使命不同】经济特区:被动与国际接轨;自贸区:新常态下主动应对全球化竞争 
 
3、【目标不同】
经济特区:对标港澳台的小经济体模式;自贸区:对标美日欧的大国经济体模式 
 
4、【着力点不同】
“经济特区的诱饵是政策优惠,自贸区的诱饵则是消除政策壁垒”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5年自贸区论坛组委会 技术支持:Symbol Media

粤ICP备15082632号-2